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 > 九州采風 > 修身齊家錄
高級搜索
江南第一燕 飛入百姓家
——瞿秋白與五四運動
來源:武進區紀委監委    時間:2018-05-29 16:21:14

       “朱雀橋邊野草花,烏衣巷口夕陽斜。舊時王謝堂前燕,飛入尋常百姓家。”唐代詩人劉禹錫詩作《烏衣巷》可謂家喻戶曉。19世紀初,從常州青果巷中走出的一個頂尖人物,與這首詩暗合,不過改動幾個字:“文亨橋邊野草花,青果巷口夕陽斜。自許江南第一燕,飛入尋常百姓家”,這就是瞿秋白一生的寫照。
       “文亨橋邊野草花,青果巷口夕陽斜。”瞿秋白1899出生于常州文亨橋旁的青果巷書香世家,其曾祖、祖父都任官職,但到了其父一代,家道慢慢凋零。其父瞿世瑋雖無官無職,但能詩善畫,加之瞿家家風不墜。少年瞿秋白博覽群書,尤其是文史方面,如對《莊子》《仁學》《德經》《新民叢報》《飲冰室文集》等思想性讀物,研讀甚勤。可以說瞿秋白是先做文人,然后從戎,但從戎之后始終不改文人氣。就如毛澤東曾評價瞿秋白“雖然一身戎裝,文人風度仍然赫赫……” 
       “自許江南第一燕,飛入尋常百姓家”,新婚燕爾之時,瞿秋白曾給妻子王劍虹寫詩有云:“萬郊怒綠斗寒潮,檢點新泥筑舊巢。我是江南第一燕,為銜春色上云梢。” 1919年5月4日爆發了震驚中外的五四運動。在五四運動之前瞿秋白的生活是孤獨的,加之他母親逝世,瞿秋白甚至有些“消極避世”。就如他自己后來回憶“從入北京到五四運動之前,共三年,是我最孤寂的生涯”,他把自己身心全部投入于佛經之中,書齋生活的瞿秋白試圖在佛經中尋求心理的安慰和解脫,仿佛同舊時代的中國傳統文人沒有兩樣。
       五四運動打破了瞿秋白的沉悶生活,他后來說:“五四遠動陡然爆發,我被卷入旋渦。孤寂的生活打破了。”瞿秋白“抱著不可思議的 ‘熱烈’ ,參與學生運動”,就如瞿秋白好友鄭振鐸說: “秋白在我們之中成為主要的 ‘謀主’ ,在學生會方面也以他出眾的辯才,起了很大的作用,使我們的活動正確而富有靈活性,顯出他的領導才能。” 從1919年5月4日的天安門游行的慷慨激昂,到火燒趙家樓的身先士卒,通過五四運動,瞿秋白似乎改變了之前文化救中國的想法,他認識到中國迫切需要變革,他說道: “帝國主義壓迫的切骨的痛苦 , 觸醒了空泛的民主主義的噩夢  … …所以學生運動倏然一變而傾向于社會主義 , 就是這個原因 。”五四運動,使他一掃之前的頹唐態度,走出書齋邁向社會。 1919 年 11 月 , 瞿秋白和瞿菊農等人共同創辦了《新社會》旬刊 ,《新社會》旬刊宣傳社會新思想 , 成為當時反帝反封建的重要宣傳陣地。
       五四運動后,瞿秋白去了蘇聯,在那里他近距離感受研究無產階級思想文化,并與底層勞動人民接觸,傾聽他們的想法,學習他們的品質,體會他們的情感,反思自己的不足。就如他自己說的:“總有那一天 ,所有的`士' 無產階級化了 , 那時我們做我們所能做的 !總有那一天呵 。” “江南第一燕”終于抖抖翅膀,從那方小天地里躍出來,投入到滾滾歷史洪流之中,與工農結合起來。飛入了尋常百姓家。(葛建芬  陳鑫)
 

杀手23游戏